• 伊诺福国际交友顾问专注于国际婚介,国际婚姻服务
  • 郑女士在澳洲定居生活
  • 湖南潘女士在英国定居
  • 湖南潘女士在英国定居
  • 湖南潘女士在英国定居
  • 湖南潘女士在英国定居
  • 湖南潘女士在英国定居
  • 吉林王女士在海外
  • 吉林王女士在海外
  • 吉林王女士在海外
  • 北京曹女士在澳洲定居

国际交友咨询

中美跨国网络征婚口述实录(五)

                                                            网络征婚口述实录之五   一切为了儿子


倾诉人物:三迁孟母(化名),女,53岁,初中文化,原为中国女企业家。1997年持商务签证来美经商,2000年与一美国黑人结婚,现已入美国籍。在LosAngeles(洛杉矶)经营一家中国工艺品店。 倾诉方式:面谈 。  倾诉地点:"三迁孟母"的中国工艺品店 。倾诉时间:2005年12月23日 。

        以下网络征婚故事出自"三迁孟母"(老板娘)的口述实录: 
     老实告诉你吧,我到美国来是为了我儿子;我上网去征婚也是为了我儿子;我嫁给Allen还是为了我儿子。 要把这里面的关系理顺,我得把我的故事给你从头讲起。
      我今年五十多岁了,像我这个年纪的人,可以说中国什么运动都赶上过。我在十七八岁的时候,就响应毛主席的号召,上山下乡去了,在农村里呆了几年。 农村苦呀,我们城里下去的知青都觉得受不了,也不知道那些世世代代在那儿生活的农民是怎么熬下来的。 
      幸亏我只干了几年就回城了,在一个街道小布鞋厂当上了工人。那时候的社会风气很封闭,年轻人一般要到二十五岁以后才谈对象。我又在农村呆了几年,到找对象的时候已经是二十七八岁的人了。我是在那个街道厂认识我前夫的,他也是回城知青,我们年纪差不多,经历也相当,自然而然地就谈上了恋爱,然后就结了婚,也生了个儿子。
    我生儿子的时候,已经三十出头了,当时又提倡"只生一个好",我自然把独生儿子看得比我自己的命还重。 生活虽然清贫,但那时候大家都穷,所以也没觉得有什么。再加上每天带儿子,觉得自己还挺幸福的,日子就这么平淡地过着。
后来就改革开放了。当时改革的春风吹遍了整个神州大地,真的是叫做"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我们那个街道小厂一直半死不活,街道居委会主任就提出谁感兴趣可以拿出方案来,搞承包。不搞承包的话,估计厂子不久就会被挤垮。
我这个人是个心气高的人,总觉得人生在世总要干点什么,不能就这么窝窝囊囊地活着。我就想把厂子承包下来,但我前夫不乐意,他这个人没有什么开拓精神,干什么事情都是前怕狼后怕虎的,没点硬乎劲。我的性格有点风风火火,他不同意我也要干。可能我这个人也还有点魄力,我把我的承包方案一拿出来,大伙儿都拥护我。我想,可能也是因为他们也没有其他选择了,死马当做活马医呗,因为当时也没有第二个人站出来要承包。
    自从承包了小厂以后,我的压力很大。什么事情说说都很容易,上嘴皮一碰下嘴皮就行了,可真要干起来就难于上青天。 那时候几乎没有人穿布鞋了,都穿皮鞋,可国营的大皮鞋厂到处都是,我们厂从设备到设计根本就没办法跟他们竞争。
我就去了一趟广州,发现广州刚开始流行波鞋,都是从香港进来的,价格挺贵。我心里一亮,决定转产波鞋。但没有资金和设备,也没有技术。那一阵,我真是像疯了一样,到处跑,去跟区政府开发办的人磨嘴皮子,好不容易才由他们担保从银行贷了点钱。钱是到位了,可没有技术。我又跑广州、汕头,花重金请来了广东师父。
     当时,每个人包括我自己,都捏着一把汗,要是转产以后没销路的话,我们厂就要破产,工人都得失业。那段时间,我是吃睡都在厂里,家里的事全部扔给我前夫,我根本就没时间管家里的事情。所以我后来一直对我儿子抱着一种歉疚的心态,总认为在他小时候,我这个当妈的没怎么照顾他,欠他很多。波鞋生产出来以后,正好赶上了内地的流行趋势,一销而空。
    我们厂一下就救活了,可我自己的婚姻却快死了。我前夫骨子里大男子主义很重,他不能忍受我赚钱比他多,能力比他强,也不能忍受他还要接受我的领导。我们冷战了好几年,最后大家都觉得在这场旷日持久的冷战中,彼此都已经被对方伤害得很深,所以最后我们离婚了,儿子归我,他辞职走了。
     离婚以后,恰逢改革的政策更开放些了,我就把厂子买下来了。 我当时一个人带着儿子生活,白天我要忙厂里的事,晚上还得辅导儿子的功课。我自己因为被时代耽误了,所以就总想在儿子身上补上,要他多读点书。也不知道是遗传基因不行,还是我的教育方法不对头,我儿子的成绩一直上不去。
    儿子学校的老师说,照这个趋势下去,估计他以后考大学比较困难。那时候,我已经赚了不少钱了,大款是算不上,但几百万还是有的。既然钱已经不是问题,我儿子的教育就成了头等大事。我一咬牙,花大价钱请了几个家庭教师同时教他,可能他真不是一块读书的料,成绩还是上不去。中国有句古话: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我这个人是个固执的人,就认"读书高"这个死理,还真拧上了。
    我离婚以后,根本没考虑再婚的事,儿子没考上大学以前,我自己什么都不想考虑。 为了我儿子读书的事,我是日愁夜愁。
有一次,一个美国的合作伙伴来我厂里进货,他也是个华人,我请他吃饭的时候跟他倒苦水,说我儿子成绩不好,恐怕以后考不上大学等等。他给我出了个主意,他说只要能去美国,成绩不好的人可以先申请社区大学,根本不要考试,直接去读就行了。而且在美国随便读点书出来,也算留学生,不明真相的人可能会认为只怕比国内的北大、清华还牛B些。
我对他说,那当然好,可美国的签证特难拿,而且我家八辈子与美国打不着,根本没有亲戚在海外,怎么申请签证? 这个美籍华人说,他可以帮我办投资移民,趁着我儿子还没满十八岁的时候办签证,可以带儿子一起出去。如果满了十八岁,就不好办了。
    我一听就来了兴趣,可我知道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就问他的条件是什么?他说,要我带两百万人民币去美国,投资给他,和他在美国合开一个加工厂。这样,他就能以这个理由帮我申请投资移民,先办商务签证过去。我反正赚的钱以后都是要留给我儿子的,这就算搞个前期投资吧。我当机立断,马上就与合作伙伴达成了协议。
他回美国以后,就开始帮我办手续。 1997年,我拿到了商务签证,就带着我儿子来了美国。 现在回想起来,我当初可真够莽撞的,连二十六个字母都认不全,我就敢跑到美国来闯天下。但我当时真没想那么多,只想着儿子到了美国就能上大学了,就算个留学生,能光宗耀祖了。他人在美国呆着,那英语还不得倍儿溜?那怎么着也算个通两国语言的文化人了吧?
我把中国的工厂卖了,换了三十万美金,除了给我父母留下了点,其余全部都带到美国来了。我想,就是要把自己的后路给断了,逼着自己在美国混出点名堂来。 我还真是把自己给逼到绝路上去了。我把钱都投给了那个美籍华人,虽然我人是在合作的厂子里呆着,但主要管生产,财务方面一窍不通,在管理上基本插不上手。因为我一句英语也不会,什么合同、文件根本看不懂,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我那会儿心眼也是实,认为大家都是中国人,他应该不会对自己的同胞下毒手。谁知道怎么弄的,一年以后他告诉我,厂子亏损严重,要向法院申请破产,我的投资都打了水漂。 我当时那个气呀,揪着他的衣领子就要跟他拼命。他说拼命也没用,美国是法制国家,而且他自己的钱也亏了。我哭着说,那我们娘俩可怎么办呢?
    他告诉我:"你的签证还有两年有效期,但现在厂子要宣布破产,投资移民是肯定办不成了,也续签不了了。" 他可能也还没黑到家,最后跟我说,趁着法院封门之前,要我把仓库里的运动鞋能拿多少就拿多少,去跳蚤市场摆个地摊,赚张机票钱吧。
     我没办法,只好搬了半仓库的运动鞋回去。 我从到美国以后,每天晚上在AdultSchool(免费的成人学校)学英语,那个时候英语口语已经有了很大的提高,基本能跟人说一些简单的日常会话了。
     我儿子在公立的高中读书,按照美国的福利制度,不管你是什么身份,只要你去公立的中小学读书,都不要钱。但读大学就要有合法的身份,而且美国居民和外国人读同样的书,交的学费却不一样,外国人要多交好几倍的钱。我想,儿子过两年就可以上大学了,我怎么着也得让他留在美国上大学。
    我转了个圈,又混回了个一穷二白的穷光蛋。我这人从小苦惯了,倒是能吃苦。于是我周末在跳蚤市场卖运动鞋,平时在一家美籍华人家当保姆来维持我和儿子的生活。这家人两口子都是留学美国的博士,都在大学里当教授。人都挺好的,女主人还教会了我用电脑,还把她家淘汰下来的一台旧电脑送给了我。
     有了电脑以后,我的世界就丰富多了,视野也开阔了,我没多久就在网上知道了网络征婚这回事。为了儿子,我必须在美国留下来。 当时我的情况已经是不可能再续商务签证了,唯一能留在美国的办法就是嫁给一个美国公民。
教授夫妇曾经也想帮助我,给我介绍个对象。但他们认识的人一般都是高级知识分子,不可能看上我这个没文化的人。所以他们也帮不上我什么忙。我就去问他们,这个网络征婚搞得还是搞不得?他们还挺认真的,专门去查了资料。然后告诉我,美国很多人都是在网上找的对象,然后结婚的。他们认为可以一试。
    但他们建议我征美国人,因为美国人不太介意对方的年龄和孩子。但美籍华人就很挑剔,一般美籍华人找对象的话,爷爷辈的男人都恨不得要找个孙女辈的年轻姑娘。 女主人还代我写了一篇自我介绍,又帮我挑了张好点的照片,帮我上传到了网上。就这样,我这个英语一塌糊涂的人,居然也赶上了时髦,竟然到网上征婚去了。
   可能因为我年纪比较大,也可能因为我长得不太漂亮,看到我的征婚启事以后给我写信的人很少,总共只有两个人。第一个是个白人,第二个就是Allen了。白人是第一个跟我联系的人,名叫Jack,年纪有六十多岁。年轻的时候是个海员,已经退休了。他一辈子从来都没结过婚,却没攒下一分钱,靠每月在社会安全局领一千多块钱的养老金生活。成天就是开着他那条破游艇在海上漂来漂去,也没有房子,就住在游艇上。我估计Jack给我写信的时候,正好是想来加州呆上一段时间,顺便找个女人谈一段恋爱,等到谈厌了就再开船走人,去下一个海湾。 Jack跟我通了几封email之后,就开着他的破船来到了洛杉矶。按照我们约好的时间,他来到了我和儿子租住的公寓。 美国人倒也还浪漫,Jack带了一束玫瑰花和一瓶红酒来。我也热情地款待他,做了几个拿手的中国菜招待他,我们三个人一起吃的晚饭。
    Jack挺健谈的,说话也幽默,跟我儿子挺聊得来,我跟他连说带比划竟然也能沟通。 吃完饭以后,因为Jack没有车子,我开车送他回到海边他的船上。他邀请我上船去看看,我胆子也大,就上去了。他那条船可能有些年头了,破破烂烂的,看着比我和儿子的生活条件还要差些。 Jack对我说,他喜欢吃我做的中国菜,自己也老了,想找个女人结婚了,所以他想先租住在我家一段时间看看大家合不合适,但他会付房租给我,连吃带住他每月给我一千美金。
        我一琢磨,我的房子租金每月是一千二,他出一千的话,我自己就只要出两百,可以替儿子攒点教育基金。心里就有点活动了,但我又怕被他占便宜,所以就对 Jack说,因为我家里只有两间卧室,他只能睡在客厅。 Jack满口答应,还说他只要有热水洗澡,有热汤喝就行了。第二天Jack就收拾好东西,搬到我家客厅来了,并马上就交了一千美元的现金给我。 Jack倒是没什么脾气,也不挑剔,成天乐呵呵的,好像挺容易知足。我这人从来都是里里外外一把手,多一个人吃饭也没觉得多出多少活来。我就跟Jack 说,我什么事都不需要他帮忙,只是请他辅导辅导我儿子的英语。 Jack满口答应,每天帮我接送儿子上下学,晚上辅导我儿子做作业,看上去还挺尽心的。有一天晚上,Jack和我儿子在儿子的房间做功课,我切了盘水果,兴冲冲地送进去给他们。我先敲了下门,然后就直接推门进去了。一看,Jack正拿着一副扑克牌在教我儿子玩二十一点,我儿子好像学得津津有味的样子。 我气坏了,这么小的孩子就学赌博,将来还怎么考大学、当科学家呀?我把手里的盘子重重地一放,就很不客气地把Jack骂了一顿,也把儿子骂了一顿。 太伤我的心了,我这么吃苦到底是为了谁呀?
    Jack嬉皮笑脸地解释,这是课间休息,孩子不能成天光知道学习,也要学会玩儿。我严肃地把Jack叫出来,告诉他,如果下次再发生这种事情,我就请他走人。从那以后,晚上他辅导我儿子做功课,我都要把儿子的房门打开,我也不看电视,就坐在客厅里监视。头两个月倒也相安无事,儿子的英语似乎也越来越好了。有一天,又到了Jack去社会安全局领养老金的日子,他早早地就出去了。等我晚上从帮佣的那户中国人家里回来,Jack还没回来。我一直在等他,还把做好的菜一直放在闷烧锅里帮他热着,心里也替他担着忧。但一直等到第二天早上,Jack才疲惫不堪地回来了。 我忍不住问他干什么去了,他也不回答,倒头就睡。
    没办法,我只好匆匆忙忙地又出门摆地摊去了。 等我晚上一回到家,Jack又不见了,只有我儿子一个人在。 我就问儿子,知不知道Jack干吗去了?儿子告诉我,Jack昨天晚上把他领的养老金都输光了,没钱交房租给我,今天把我儿子攒的五十元零花钱都借走了,去赌场扳本去了。
    我听了那个气呀,怪不得Jack干了几十年连一点储蓄都没有,原来是个赌棍!看来Jack这个人不能找,没钱还在其次,就怕他把我儿子给带坏了! 小孩子学好不容易,可要学坏就太容易了! 我把Jack的东西都归置到他的背囊里,就坐在客厅等他回来跟他摊牌。
    晚上11点钟左右,Jack满嘴酒气,哼着小调回来了。 他看见我横眉怒目坐在客厅望着他,马上从口袋里掏出一千美元现金给我,告诉我这是他下个月的房租。 我要他收回去,同时指着地上的背囊告诉他,请他马上走人,我不想再跟他相处了。
   Jack问我为什么? 我说,我不想让他把我儿子带坏了,我儿子以后还要读大学,当教授、科学家。 Jack似乎对我的答案觉得很不可思议,他说我儿子想干什么应该由他自己决定,快乐最重要,而且我儿子似乎也并不喜欢读书。
我一听这话,肺都快气炸了。 我儿子本来好好的一心读书,要是受了Jack这种错误论调的影响,将来还有什么前途?我吃这么多苦还有什么意义? 我当即毫不犹豫地打开家门,客气地请Jack离去。
    他可能也觉得我这人不可思议,拿起行李就走了。 Jack走了以后,我也开始时来运转了,所有的运动鞋都卖了出去。我用卖鞋的钱盘下了一个小店,卖点从中国来的工艺品,因为价钱便宜,生意还不错。当时是1999年下半年,我的签证还有半年就要到期了,我心里很着急。
    我那个时候因为开店的事情很忙,已经不在那户中国人家里做保姆了,但跟他们夫妇还是朋友,逢年过节的时候,我还是去走动走动。 女主人又帮我换了个网站,把我的资料重新登了一次,看看是不是会有什么合适的人出现。
    Allen就是那个时候出现的,他和我住在同一个城市里,离得不远,来往倒也方便。他差不多算是美国最典型的穷光蛋了,没有固定工作,有时候打点零工。他前妻因为嫌他穷,早就跟别人跑了,把儿子留给了他。他儿子正在读高中,还没满十八岁,所以Allen每个月能从社会安全局领到一份救济金养儿子,但儿子将来满了十八岁就吃不到救济了。
      见面以后,我觉得他条件太差,就有点不太愿意。但教授夫妇劝我要务实一点,好歹他也是个美国人,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要是身份黑了,以后再办就更难了。而且当时也只有这么一个人跟我联系,我想自己的条件也只有这个样子,就勉为其难地跟Allen先处着看看。其实Allen人还比较单纯,也还舍得卖力气,只是没什么文化,所以找不到什么好工作。不过美国人因为福利比较好,所以他们普遍不太想事,今朝有酒今朝醉,从不去想明天的事,当然后天的事就更不会去想。
    Allen的儿子也在读高中,而且巧得很,就跟我儿子在同一个学校。美国的黑人都不太喜欢读书,只想当体育明星,盼着有一天能成为乔丹那样的偶像,能名利双收。他儿子从小就喜欢搞体育,还是他们校篮球队的主力。听Allen说,美国的大学录取新生的时候,体育是考虑的一个重要方面,有的学生成绩一塌糊涂,但搞体育搞出了点名堂的话,也能进名校。
     我听了以后很感兴趣,回去就问我儿子,认不认识Allen的儿子? 没想到我儿子一听到Allen儿子的名字,就露出很崇拜的神情,说学校每个人都认识他,听说加州大学某分校都提前跟他联系,要给他奖学金呢。
    我一听,世上竟有这样的好事? 于是我问儿子:"你不是挺喜欢打篮球的吗?为什么不去参加校队?" 我儿子用一种认为我很无知的口气教训我道:"你以为是个人就能进校队?就我这样的烂水平,进校队当板凳队员都不够格。"
Allen对我好像挺满意的,见面以后一直在费劲巴力地追求我。于是我就对Allen说,要他儿子帮我儿子去跟教练说说情,能不能也让我儿子进校队?没想到他儿子还真说得上话,教练马上就收了我儿子当板凳队员。
     我也不太知道美国学校里的事情,反正我儿子从进了校队以后,自信心明显增强,也有女同学打电话给他要跟他约会了。约会我当然是要严厉禁止的,那样就更影响读书了。 但是我还是很欣喜地看到我儿子变得自信了,也显得越来越招人喜欢了。
     有一个周末,我特意做了一桌好菜请Allen父子来家吃饭。吃饭的时候,我儿子看Allen儿子的那种眼神,简直是可以用"崇拜"来形容。我真的觉得不可思议,不就是打篮球打得好吗?可不是也没进NBA吗? Allen的儿子好像跟我儿子也挺合得来的,吃完饭以后,他们就去街心小公园练球去了。 趁这个时间,Allen拿出一个小钻戒,向我求婚了。
    虽然钻石小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我还是被感动了,这还是我第一次收到男人送给我的礼物。 我对Allen说,我还要考虑几天,过几天再给他答复。我第二天上午来到我的小店,发现Allen早就站在店外等我了。 我问他为什么在这儿?他回答我道,以后他就当我免费的工人,有什么活就叫他干,反正他有的是力气。晚上我等儿子回家以后,问他,如果妈妈跟Allen叔叔结婚,他有什么意见?
    儿子高兴地说,他举双手赞成,因为这样一来他跟Allen的儿子就是brother了。就这样,在相处了几个月之后,我就嫁给了Allen。
    结婚登记以后,Allen马上帮我和儿子申请了绿卡,一年以后就批下来了。三年以后,我就加入了美国籍,我儿子也有了美国身份。
    要说Allen这人吧,虽然他不喜欢自己想事,但如果你都安排好了,只叫他卖力气的话,那他还是会干得挺好。因为有了他,我有了更多的精力来跑货源和商品配置,所以我的小店挺赚钱的。赚了钱以后当然就要扩大规模了,所以去年我就盘下了现在这家MontereyPark的店面。
    现在一切都上了正轨,就只有我儿子的事还是有点让人烦心。他最终还是没被名校录取,现在在社区大学上学。 我们去年买了栋新房子,Allen的儿子因为体育成绩突出,被一个名校录取了,平时住校,偶尔才回来。
    所以家里平时只有我、儿子和Allen三个人,空着两个房间怪可惜的。我就招了个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念博士的中国留学生当房客,吃住都不要他的钱,只要他辅导我儿子的功课,帮我儿子在这两年内把成绩搞上去。因为我儿子在社区大学读完两年以后,如果成绩好的话,可以转到名校去读大学三、四年级,拿名校的学士文凭。我说什么也得让我儿子去读个名校,我就不信他读不出来。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记者后记: "三迁孟母"只要一说到她的儿子,目光就会变得很温柔、很慈爱。
     我不由得在心里感叹:这就是中国的父母!自己一点都不重要,孩子才重要,孩子的教育更重要!为了儿子,她自己吃了多少苦呀。但是,听起来她儿子似乎并不太会读书。于是,我对"三迁孟母"说,孔子说,要因材施教,世界上没有不可造之才,只有不正确的教育方法。也许你儿子在其他方面有什么特长,不一定非要走读书这条路。她听了我的话以后很不高兴,反问我道:"不读书将来会有什么出息?爱因斯坦小时候,他的老师还认为他是笨蛋呢,人家不也成了一代科学巨匠?我儿子一定要读名校,将来也当个科学家。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
     说完,她就露出不屑与我再交谈的表情。我也觉得自己很不识时务,马上把那个宫灯买下,然后讪讪地走了。出门以后,我心里还在兀自感叹,这个老板娘望子成龙的良苦用心真的可以跟古代"孟母三迁"故事里的"孟母"相比。只是"孟子生有淑质",长大以后通学六艺,终成一代大儒。
     我定稿的时候,最后用了"三迁孟母"做老板娘的化名,我觉得这个名字是再适合她不过了。 衷心地希望"三迁孟母"对于她儿子的苦心不会白费,将来她儿子能成为一个科学家或者教授,那将是对她最大的回报了。

标签:
上一页:谁在跨国婚介?
下一页:中美跨国网络征婚口述实录(四)

广州伊诺福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拷贝本站文字、图片及视频,违者必究

   http://www.yinuofu.com 粤ICP备06095482号 国际婚介 | 国际婚姻

友情链接:初中英国留学 | 菲律宾华人 | 付大姐婚介 | 广州礼仪公司 | 无性婚姻网 | 广东交友 | 铜陵婚庆公司 | 兰亭色彩 | 徐州婚庆 | 泗洪婚礼跟拍 | 靖江婚纱摄影 | 宜昌婚纱摄影 | 长安婚纱摄影 | 北京征婚交友 | 桂林婚纱摄影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