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伊诺福国际交友顾问专注于国际婚介,国际婚姻服务
  • 郑女士在澳洲定居生活
  • 湖南潘女士在英国定居
  • 湖南潘女士在英国定居
  • 湖南潘女士在英国定居
  • 湖南潘女士在英国定居
  • 湖南潘女士在英国定居
  • 吉林王女士在海外
  • 吉林王女士在海外
  • 吉林王女士在海外
  • 北京曹女士在澳洲定居

国际交友咨询

中美跨国网络征婚口述实录(一)

   中美跨国网络征婚口述实录:
  作者:黄梅子,原名黄洁,湖南长沙人。文学学士,原为长沙电视台节目主持人,《湖南日报
》社编辑、湖南电视台编导。2003年移民美国,曾任美国《华人》杂志专栏作家,现为自由撰稿人。

                    网络征婚口述实录之一  网络姻缘

倾诉人物:秋水伊人(网名),女,34岁,大学文化,原籍四川省成都市。2004年持CR1签证(美国公民配偶移民签证)来美国,现住SanDiego(美国加州圣地亚哥市)。
倾诉地点:SanDiego一间ShoppingMall(大型商业购物中心)内。
倾诉方式:面谈
采访时间:2005年9月11日
采访记者:黄梅子 
   "秋水伊人"是2004年移民来美国的中国新娘,在中国国内是四川省成都市某大型广告公司的策划
人员。 她的先生明是美籍华人,她和她先生的相识始于网络征婚,并最终结成正果,在中国结婚两年以后顺利拿到移民签证,来到了她梦寐已久的美国。 
我有一个朋友跟"秋水伊人"是AdultSchool(美国免费的成人学校)的同学。我的朋友得知我正在
写网络征婚的口述实录,就说可以把"秋水伊人"介绍给我认识,因为她就是通过网络征婚嫁来美国的。 于是,经由朋友牵线,我给"秋水伊人"打了电话,"秋水伊人"也愿意结交我这个新朋友,同时也承诺帮我这个忙--把她的网络征婚故事讲给我听,于是我们约好了见面的时间和地点。
2005年9月的一天,我如约在一家ShoppingMall等"秋水伊人"。在我们约好的时间里,我一眼就
在人群中认出了"秋水伊人"。 这不光是因为黄色面孔的关系。准确地说,"秋水伊人"是一个漂亮的中国女人,但不是令人惊艳的那种。吸引人眼球的是她身上散发的精明、自信和洒脱的气质,有点像邓婕在《红楼梦》里扮演的王熙凤。
   "秋水伊人"和我一起在ShoppingMall中央的长凳上一坐下来,就自来熟地开始滔滔不绝地说起她
的网络姻缘,并没有我想像中的羞涩和拘谨。 以下为她的口述实录:
   我移民到美国已经有两年的时间了,在这儿人地两疏,英语又不是特别好,说实在的,找个聊天
的人都难。 有时候只好打电话回中国给原来的姐们儿,但她们都特忙,讲几分钟就得挂线。而且还有时差,我时间合适吧,她们睡觉了;她们有时间的时候吧,我又睡觉了,所以老也不过瘾
   并且有时候太熟的人反而不好把心里话完全讲出来,朋友之间也得绷着。 今天遇到你,终于可
以痛痛快快地发泄一下了。 你不知道,有时候我一个人开着车飞奔在美国的高速公路上,听着收音机里传来的乡村摇滚,我自己都不相信我真的通过网络征婚嫁到了美国,过得还挺幸福。
    回首我的网络征婚经历,真的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我从25岁起就发誓要嫁到美国来,你别
笑,是真的。 倒也不是在中国找不到对象,追我的人还不少,主要是因为我想改变一种生活方式和生活质量。既然婚姻是女人的第二次生命,我为什么就不能好好经营一下自己的人生呢?
    说起来,这个世界上最为你着想的人就是你自己,最了解你的人也是你自己。我这个人从小到大
做任何事情都是先定好目标,然后朝着这个目标持续地努力。 只要你坚持,就一定能成功。任何事情,包括找老公,都是这样。 为了这个目标,我想尽了各种办法。到处托人,有谁认识国外的人我就千方百计地求人家介绍给我认识,饭请吃了不少,照片发出去一大沓,人家也都拍着胸脯答应得好好的,可都是黄鹤一去杳无音信,直到我29岁还没有一个人给我介绍。 那几年的痛苦和失意我不说你也可以想像得到。 后来有一个在网络公司工作的朋友告诉我,可以把照片和资料发到国外的征婚网站上去征婚。他听说上海有人这样征婚成功了,但他不保证网上没有骗子。 所以朋友只是提供了这个征婚网站的网址给我,去不去征婚由我自己决定。
说真的,刚开始我也不信,怕上当受骗。 后来一想,我又不蠢,也有一定的社会经验,为什么
就一定会上当受骗呢?先上去看看再说! 结果登陆这个网站一看,呵!好多中国女性在上面征婚,都还配了照片和挺吸引人的自我介绍。不过主要是北京、上海和深圳这些大城市的,内陆省市的少。 我一路搜索下来,竟没有发现一个成都的。所以我决定试一试,反正也没人知道(纯英文网站国内上去的人还少)。 
    那个时候是2000年,我用了一天的时间参考别人的自我介绍,自己写了一篇英文自我介绍。我英
语读写能力还可以,毕竟大学英语四级是轻松过的,只是口语差一些。 但我不想找老外,一来文化背景不一样,二来口语沟通起来还是有障碍。不知根知底的,万一被卖到红灯区去了怎么办
   所以我在要求里写上只找华人,好歹他们在国内还有亲戚朋友,调查起来还有点谱,要找个外国
人就真抓瞎了。你说是不是?  那个网站征婚是免费的,我就把照片和资料登上去了。当时心里也没抱太大希望,总觉得有点玄。 没想到当天晚上回家打开电脑一看,发现一天就收到了二十多封信。而且大部分人都寄了照片,其中有几个人条件还特别好,都是博士、教授、科学家什么的。 其中一个人我觉得特别满意,是纽约大学的教授,年纪只比我大七八岁,气质儒雅。 我马上写了一封热情洋溢的回信群发给了几个人,并附上了家里的电话号码(我自己买了房子,一个人住,所以接电话很方便)。 结果第二天早上我就接到了那个纽约大学教授的电话,我就称他为尹吧。 我们在电话里聊了一个钟头,聊理想、人生。最重要的是他是四川人,我们是老乡!感觉相见恨晚。
   我当时那叫一个兴奋!心想好运终于轮到我了,真的是皇天不负苦心人! 那天一整天我都处于
亢奋状态中,好不容易熬到了下班,三步并作两步直接回了家,迫不及待地打开电脑看是否有尹的来信。
    结果发现除了他的信以外,又来了好多新的应征信。其中还有不少白人、黑人什么的外国人。
我已经注明了要找华人,谁知道还有这么多老外来应征。 出于礼貌我刚开始还是一一回信(后来就没时间了),有的拒绝,有的告知电话号码。 结果一下线,家里的电话就响个不停(我当时用的是拨号上网),好几个人都打来电话跟我聊天。 我家安了来电显示,一看号码是乱七八糟的、或者00、或者1之类的,就知道是国外来的。 我接电话一直接到深夜,连饭都没时间吃,那叫一个忙!
    第二天早上,我还没醒就接到了尹的电话。他的口气有点不高兴,说昨天晚上拨我的电话,一直
在占线,是不是跟别人聊得挺开心? 我连忙矢口否认,并解释是在上网。
     尹还是很有修养,装作不以为意的样子一语带过。并告诉我他争取到了一个下星期去香港大学讲
学的机会,他可以抽出一天的时间去深圳跟我见面。让我也在那个时间去深圳,并帮我出来回机票的费用。 我高兴得一个跟头从床上蹦起来,连着好几天都晕晕乎乎。总觉得这是不是有点不太真实,好运来得有点太快了!(后来的事情验证了我的直觉)
    过了几天尹就到了香港,他从香港打来电话给我,跟我约好见面的时间,地点就在深圳机场宾馆
。 我多了个心眼,要尹订两间房(因为害怕吃亏嘛)。 尹迟疑了一下,但马上就爽快地答应了
   见面的那天,我中午还特意抽时间去做了个美容,买了套新衣服换上,尽可能把自己弄得漂亮一
点,生怕尹还看不上我。
在我上飞机前,尹从深圳打电话来说,已经住下了,他的房间是217,我的房间是218。 我高兴极了,认为尹这个人还挺诚实可靠的。
   晚上十点我就飞到了深圳。在接机的人群中,我一眼就认出了尹,基本上他就是照片上的样子,
只是略显疲惫。 尹也一眼就认出了我,从他的神态来看,他对我也挺满意的。 我们两个人很快就打消了刚见面时的拘谨,像老朋友一样有说有笑地走进了深圳机场宾馆的二楼。 尹掏出钥匙打开了217的房门。进去以后他马上拿出一个信封给我,说里面是我来的机票钱和帮我买的明天上午回成都去的机票。 我收下以后到底还是有点不好意思,就说你把218的钥匙给我,我先把行李放一下再过来。 谁知道尹开玩笑地指着房间里的另一张床说:"这就是218呀,反正只有一晚上,我们就和衣长谈嘛。"(他开的是标准间,有两张床) 我当时一听火就上来了。我这人警惕性特别高,尤其是网络征婚这种事,听说的都少,谁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要是坏人怎么办?难道我千里迢迢地赶来送货上门? 我的脸一下就拉下来了,马上打开房门,说:"那我自己去开一间。" 可能这句话很生硬,尹也很不高兴,他提高声音说:"你以为我是个骗子,大老远从美国飞来就为了骗你一晚上?这成本是不是也太高了点?那我陪你一起去吧。" 就这样,两个人气鼓鼓地下楼来到前台。我自己交了五百元押金,又在四楼开了一间房。
然后我拿着钥匙,我们一起进了电梯,在电梯里他始终黑着脸、一言不发,我也很不开心。 可
能尹在电梯里一直在考虑这事儿,所以出了电梯到了房间门口以后,尹从钱包里拿出一百美元给我,说:"既然是我邀请你来的,房钱应该还是我出,我人民币不多了,你收下这一百美元吧。晚安!"
    然后他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说真的,我心里也蛮不是滋味的。也许尹并没有侵犯我的意思,真
的只是为了说话方便?我是不是把人想得太坏了?一时心里真像打翻了一瓶五味醋,什么感想都有。 说实在的,从尹的行为和谈吐来看,还真不是一个坏人,也还有诚意。但事已至此,已经有了很大的裂痕,再修补也很费力气。反正还有一大把的候选人,我想,明天走的时候我把那一百美元还给他,就不欠他什么情了。 想好了以后我心里就踏实多了。
   第二天早上七点钟我就起来了。洗完澡、收拾好,一看时间已经快八点了,就给尹打电话,想叫
他起床。 没想到尹的声音听起来还挺愉快的,说他早就起来了,想让我多睡一会儿所以没打电话给我。让我马上去他的房间,然后一起去机场。 我一听,觉得他好像已经忘记了昨天的不愉快,也非常高兴,赶紧去退了房,然后拿着行李来到他的房间。
    刚一坐下,尹就很认真地对我说:"我这次走得匆忙,没带什么钱,你能不能还五百元人民币给
我?" 我一听,脸都红到脖子上去了。 尹倒是算得很清楚:昨天他给了我一百美金(合八百人民币),扣掉三百人民币住宿费,可不是还剩五百块嘛。 我只恨自己没掌握主动,本想等到告别的时候再把那一百美金还给他,结果弄得这么被动,真没面子! 我根本就不想占尹这几百块钱的小便宜,我连忙把那一百美金拿出来还给他。但他很认真地从钱包里找出三百人民币给我,并坚持说房钱应该他出。 我真的是哭笑不得!我也坚决不肯收,两个人推来推去,好不尴尬!
    最后尹见我坚决不收,就建议说请我吃早饭,互相了解了解、好好聊聊。 我当时最大的想法是
赶快分手,减少尴尬。但尹坚持一定要请我吃早饭,再执意拒绝反而显得很不自然,所以我只好跟他一起去了餐厅。 尹倒是吃得有滋有味的,连声说好久没尝过这么地道的中国口味了。 我食不知味地扒了两口,嘴里一边胡乱应他几句,心里只想着怎样快点溜走、快点坐上飞机回到成都。就好像从整个事情一开始我就盼望的是这样一种令人伤心的结果似的。 吃完饭,尹坚持送我去候机厅,临别的时候他又很认真地问我:"秋水伊人,我离开中国十几年了,中国的很多事情都不知道。中国的年轻人谈恋爱,费用怎么算?" 我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意思,脱口而出道:"当然是男的出钱了。" 尹若有所悟地沉思了一下,然后说:"那还是美国的女孩子独立些。"顿了一下,他又说:"要告别了,给我一个Hug(拥抱)吧。" 我伸出胳膊与他拥抱了一下,然后他就转身离去了。 望着尹远去的背影,我知道我的第一个网恋故事结束了。从此我又多了一段伤心的往事。 后来我们再也没有联系过。
  现在我在美国生活了一段时间以后,才逐渐理解了尹当初这种一是一、二是二的美国式认真。可
当时我特别不能接受,所以这段情也就无疾而终了。 我后来又见了许多网友。我悲哀地发现,在遇到我先生明之前,其实尹是最优秀的,也最有诚意。 只可惜他出现得太早了。第一个通常是不会成功的,因为没有一个参照比较的标准。 哎,也可能是没有缘分吧。
我从深圳回到成都以后,情绪低落了好长一段时间。主要是抱的希望太大,所以失望就大。 我删掉了那家网站的资料,在另一家英文征婚网站上重新注册。 这一次更火,有一个星期我被
这家网站评为本周之星,照片就登在网站的主页上,一登上去就可以点击我的资料。 好家伙!那一个星期我家的电话从早响到晚,一个接一个,到最后我睡觉不得不拔掉电话线,要不然根本没办法休息。 那一段时间应征的人实在太多,好像有一千多个人给我写信。好多人我都没办法即时回信,有时候接电话也记不得谁是谁了,经常张冠李戴,估计有不少优秀的人都给漏掉了。
   因为给我打电话的人实在太多,有时候我接电话一时不能马上记起对方的名字,所以有些人在电
话里的口气明显地表示他们认为我没有诚意。 其实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我都是很认真地对待每位应征者,只是人太多了,我又没有跟他们见过面,所以并没有什么印象。而且我又不是电脑,怎么记得住那么多资料呢? 在这段时间里,我又走马灯似地见了不少人,都是他们飞到成都来跟我见面的。我再也不去外地了,主要是心里已经经不起折腾了。
    有几个人现在想来特别搞笑。 有一个美籍台湾人是先飞到香港,见一个;又去深圳,见两个;
再去广州,见两个;然后到了成都,见我。 他挺自信,一见面就问我印象怎么样? 说老实话,他是个秃顶、又没有美国学历、离了婚还有两个小孩,实在不怎么样。 因为不好意思当面拒绝他,怕他自尊心受打击,所以我也就含含糊糊没有明确表态。 他倒挺现实,一看没什么希望,而且最主要可能是因为爱面子。他马上告诉我,他下一站要去武汉还有北京。他说,反正他手里有一大把的候选人,不愁一趟中国转下来没有收获。
   还有一个人是加拿大的,也是华人,姓胡。胡的信写得非常诚恳,而且很煽情。 胡发给我的第
一封email是用中文写的,说他早年离异,有过短暂不幸婚史,也没有孩子。胡还向我历数了他前妻的七宗罪,并说由于他前妻带给他的伤害太深,所以导致他十年都不敢谈恋爱,一直单身多年。
     胡的中文文笔相当好,可以说是字字珠玑、声声血泪。把我感动得潸然泪下,对他的印象分一下
就加了好几分。 而且看起来胡说他没有谈恋爱应该是真的。因为在我们联系上了以后的那个月里,他几乎每天给我打两个电话,上床睡觉前打一个,早上起来后又打一个,上班的时候还给我写一封email。 那一个月里,我是真心诚意跟胡在交往和联系的。 虽然我原定的目标是去美国,但因为胡的不幸遭遇深深激发了我的怜悯心,我就想,这个人原来已经被伤害得遍体鳞伤了,不能再受到打击,否则就太可怜了。 我想,如果人合适,加拿大就加拿大吧,虽然国家比美国次点,但找对象主要是找人,并不是找国家。 一个月以后,胡正好到珠海来出差,他抽出两天时间就到成都来了。 胡来了,他人长得倒挺精神,一米八几的个子,又是博士,我还比较满意。 胡是下午五点到的成都,我去他住的宾馆房间见的他。
     但见面之后,发现胡这人其实比较内向,看上去也还显得憨厚老实。与他在email和电话里给我
的感觉好像不太一样。 胡望着我的眼神是热烈的,但不知道为什么,里面也藏着一丝躲闪。 我这个人平时特别善于观察人。我跟别人打交道,都不是光听别人说的话,而是"听其言而观其行",我看出他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但我们才刚刚见面,拘谨还没打破,所以我也不好一开始就紧紧地逼问他。 于是到了六点钟左右的时候,我站起身来,说我们吃饭去吧。 吃饭的时候,我们喝了一点红酒。 可能是酒能壮胆,胡渐渐变得话多一些了。从胡的气质和表现来看,他本质上应该是个老实人,那么他到底有什么顾虑呢?
我很想把问题弄清楚,因为网上的东西到底还是有一定的欺骗性。什么情况都是凭人家一张嘴,
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到底真实情形怎样,就只好靠自己的观察力和判断力了。 胡几次望着我欲言又止,我就趁热打铁,说:"你有什么顾虑就说出来吧,大家要以诚相待。" 胡又灌下了半杯红酒,壮了壮胆,下了好大的决心,终于告诉我,他其实是已婚人士,和他老婆关系并不坏,而且还有个四岁的女儿。因为他老婆去欧洲学习半年,他寂寞难耐,所以上网玩玩。加之他这个人老实了一辈子,骨子里其实很想干一次坏事,所以才杜撰出了这么一个"离异无孩"的经历。本想只是在网上聊聊天,解解闷,给平淡的生活加点盐。他原来并没打算真的来中国看我,准备等他老婆从欧洲一回来就从网上消失,反正他也没告诉我他的电话号码,电子邮箱到时候废掉就是了。没想到公司正好派他来中国出差,既然来了中国,他想那就干脆将游戏玩到底,所以就跑到成都来见我了。
     胡讲完以后,如释重负,然后内疚地看着我。 我听了以后真是欲哭无泪,这叫什么事儿!有开
这种国际玩笑的吗?我白白浪费了时间不说,心灵也受到了巨大的伤害。胡为什么要选择我这个无辜的人呢? 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我克制住自己的愤怒,心说,这个人还算没坏到家,在我陷进去以前告诉了我。我应该从他嘴里再挖点东西出来,以后也好吃一堑,长一智。
我强压住自己的怒火,装作并不是十分介意的样子,问胡,网上这么多人,为什么偏偏选择我呢
? 胡的答案完全出乎我的意料。 他说,原因是在他最开始联系的女孩子里面,我接电话最方便。因为我是一个人住,所以可以随时打我家里的电话,而且上班的时候接手机也方便,再加上回email也很及时。别的女孩要不就是接电话不方便,要不就是收发email不及时,所以后来他都没再联系了。因为他的时间又有限,必须趁着他老婆从欧洲回加拿大以前过足瘾。
    胡说到这里,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我"山雨欲来风满楼"一样的脸色,又继续说道,没想到跟我还
挺讲得来的,他其实越往下玩这个游戏越内疚,因为他发现我是真的要找个对象结婚。他早就想告诉我,但又怕我知道真相以后受不了,所以就一直没敢开口。 我继续沉默着,但强忍着悲愤,听他把话继续说完。
   胡又说,他并不是一个坏人,只是他原来以为网上的人都是互相欺骗,你骗我,我骗你。他开始
以为我也是上网来找乐子的,现在见到人,知道并不是这么回事。他也真的喜欢上了我,如果我愿意,大家可以做个朋友,甚至网上情人;如果不愿意,他明天就走,我并没有失去什么。 我听到这里,再也忍不住了,肺都气炸了!我没失去什么?我失去的是希望!我是四川人,脾气辣得很,于是我很不客气地指着他的鼻子劈头盖脸地给了他一顿臭骂。 骂完以后,我伤心和绝望到了极点,转身就回了家。关上门我就哭了个稀里哗啦,主要是哭自己命不好,怎么遇上的都是这种人?
    但擦干眼泪,我决定将网络征婚进行到底,我就不相信上帝永远都不给我打开一扇门。 反正就
这样断断续续在网上征婚大约有一年的时间,期间情绪几次大起大落,到最后我都快绝望的时候,我先生明出现了。 有一天我打开邮箱,发现有一个叫明的人给我写了一封长信,详细地介绍了他自己并附上他Family的照片。 我随手给他回了一句话,要他打电话给我,我已经懒得再浪费时间写信了。 第二天明就打来了电话,一讲不知不觉就是两个小时,好像有很多话要说一样。 就这样每天一个电话、一封信,持续了大约两个月的时间。 但因为有前面网友的前车之鉴,我在跟他联系的时候,虽然表面上很热情,其实心里并没有很当回事儿。 通过搞网络征婚,我发现我自己都快变成一个演员了。想的是一套,说的是另一套。我告诉自己,千万别陷进去了,如果明又是一个玩游戏的人的话,我怕我再坚强都会要被弄出点精神方面的毛病来了。 那年12月的一天,我对明说:"你圣诞节来成都吧,没有人陪我过圣诞节,我特别害怕孤独。" 没想到明就真的订了机票,在圣诞节的前一天飞到成都来陪我。
当我在机场见到明的时候,第一眼我就觉得他有一种很纯洁的气质StandOut(与众不同),就青
藏高原上那片没有受过污染的蓝蓝的天空。 这种感觉很奇怪,因为我从来没有觉得哪个成年男子看上去纯洁,小孩或者少女可能会。 到了宾馆以后,明马上打开箱子,把他的护照、学历证、单身公证等个人资料全部都拿出来给我看。所有的资料都与明告诉我的符合无误。 我那一刻特别感动,明是我见过的最有诚意的网友。
     接下来几天,我陪明参观了杜甫草堂和都江堰。 我发现明有渊博的人文历史知识。我是学中文
的,我们每天一边游览美丽的人文历史景观,一边谈论各种人文典故。我觉得此次跟明一起参观那些我早已来过多次的地方,竟有了完全不同于以往的新的感受。 我们白天出门游览,晚上就把酒谈论诗词歌赋,共同语言实在太多了! 没想到明一个学理工科的留学生出身,古典文学的修养竟不亚于我这个专业是学中文的人。实在难得!
    这里我要插叙一个我原来的小故事,来说明我为什么对明的文学修养很惊喜的原因。 记得我刚
从大学毕业出来不久的时候,别人给我介绍过一个学理工的博士。那个人气质和各方面条件都挺不错的,所以我也比较满意,交往频繁。 有一次,我跟那个理工博士一起逛街,正好旁边有一个很漂亮的MM经过,理工博士紧紧地盯着那个PLMM,一直目送她远去,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 我当然就有点吃醋,但我和那个博士那个时候还并未确定恋爱关系,我也不好发作。为了掩饰自己的醋意,我就故意跟那个理工博士调侃道:"我本来以为你是个柳下惠,没想到你却是个登徒子。" 本以为这句话讲出来效果会不错,把尴尬一下就化于无形。 却不料那个理工博士瞪着牛眼睛,不解地问我:"柳下惠是谁?登徒子又是谁?我并不认识他们啊。" 巨寒中!这点典故都不知道,以后根本就聊不到一起去。于是,我就跟那个理工博士拜拜了。
   我把这个故事讲给明听,他也觉得很好玩,哈哈大笑。然后,明对我说,他在网上看见别的MM的
时候都是柳下惠,只是见到我的资料以后才变成了登徒子。 一切尽在不言中……
    明走的那天,我叫了我最好的朋友一起来吃饭。我的朋友趁上厕所的时候悄悄跟我说:"就是他
了,一看就是一个靠得住的人!" 就这样,明在成都陪我过了圣诞节以后,就回了美国去上班。 三个月以后明又来到了成都,我带他去见了我的父母。明又带我去北京见了他的父母,然后我们就登记结婚了。
    两年以后,我拿到CR1签证(美国公民的配偶移民签证),就来到了SanDiego,和明幸福地团聚
了。现在我在美国已经生活了一年多,我们的感情还是那么好。 经历了那么多的彷徨和失意以后,我终于找到了属于我的幸福。
记者后记: 最后,"秋水伊人"幸福地微笑着告诉我,她很快乐,所以她想把这份快乐跟大家分
享。 她说她最想告诉大家的是,在这个资讯发达的时代,网络爱情其实是一种更浪漫的方式呢

标签:
上一页:中美跨国网络征婚口述实录(二)
下一页:他,炒菜的时候最浪漫

广州伊诺福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拷贝本站文字、图片及视频,违者必究

   http://www.yinuofu.com 粤ICP备06095482号 国际婚介 | 国际婚姻

友情链接:初中英国留学 | 菲律宾华人 | 付大姐婚介 | 广州礼仪公司 | 无性婚姻网 | 广东交友 | 铜陵婚庆公司 | 兰亭色彩 | 徐州婚庆 | 泗洪婚礼跟拍 | 靖江婚纱摄影 | 宜昌婚纱摄影 | 长安婚纱摄影 | 北京征婚交友 | 桂林婚纱摄影工作室